您的位置: 韻達快遞香港 / 雜誌 / 環球財經 / 正文

孫力舟:“茉莉花革命”中的網絡戰

2013-04-17 16:58:06 作者: 孫力舟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與20世紀伊斯蘭世界的民族主義革命或伊斯蘭革命不同,2011年的革命並不帶有新的嚴格意義上的意識形態。相反,是那些在原有的意識形態影響下的人們使用了新的媒體技術。

自從突尼斯發生“茉莉花革命”引發“阿拉伯之春”以來,在阿拉伯聯盟22個成員國中,已經有19國發生了較大規模的抗議運動。與20世紀伊斯蘭世界的民族主義革命或伊斯蘭革命不同,2011年的革命並不帶有新的嚴格意義上的意識形態。相反,是那些在原有的意識形態影響下的人們使用了新的媒體技術。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中東問題專家王鎖勞教授也認為,這是一次帶有鮮明時代特點的“信息革命”。電視、廣播、手機尤其是互聯網等現代信息工具幫助青年人達到了“革命”的目的。

網絡攻防戰的“矛”和“盾”都來自西方

在阿拉伯之春中,以流亡國外的反對派和本國的抗議者為一方,以中東各國政府為另一方,展開了以屏蔽與反屏蔽為核心戰鬥方式的網絡戰。有趣的是,由於阿拉伯國家普遍缺乏信息技術人才和裝備,屏蔽與反屏蔽的技術都是西方公司開發的。西方國家一面唱白臉,一面唱紅臉,在向政府出售屏蔽設備的同時,向反政府組織提供突破屏蔽的技術,迫使政府必須不斷花錢向西方購買升級換代的屏蔽設備,真是“站着就把錢掙了”。

2011年美國國務院宣佈,已經為有關軟件和技術開發提供2000多萬美元資金,幫助中東地區的人們規避由西方公司提供技術支撐的互聯網審查。據研究網絡自由的機構“開放網絡”(OpenNet)發佈的一份報告,中東和北非至少有9個國家的ISP曾經“為了屏蔽社會和政治內容而使用西方製造的工具”,“事實上屏蔽了總數逾2000萬的互聯網用户對這些網站的訪問”。突尼斯政府多年來都使用2008年被邁克菲收購的美國研發的聰明過濾器(SmartFilter)軟件。邁克菲公司發言人證實這款產品曾賣給突尼斯,但拒絕透露賣給了哪些客户。

值得指出的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既然反政府人士可以利用網絡來組織動員,政府也就能通過網絡監管手段,來識別網上活躍的反對派分子,切斷他們之間的聯繫,阻礙他們向潛在遊行者發佈訊息,乃至對他們按圖索驥,加以逮捕。現行國際法中沒有任何規定説明什麼情況下可以過濾網絡、中斷網絡,因此,政府封鎖、過濾、切斷網絡,並不帶有非正義性,在國內和國際兩個層面都是合理合法的。

擁有世界最嚴的網絡管制

突尼斯經濟比較發達,與西方的文化交流也較多。在非洲國家中,突尼斯最早接入國際互聯網,也是上網費用最低的國家。據Internet World Stas 2011年統計,在突尼斯的1020萬人口中約有360萬網絡使用者,和超過160萬臉譜網站用户。同時,突尼斯的網絡過濾牆也是世界最嚴密的之一。

2005年11月,突尼斯主辦了關於信息社會的聯合國世界峯會(UN WSIS),本·阿里政權不僅沒有放鬆管控,反而加重了管控力度。當時參會的外國記者就注意到突尼斯國內的反對派開始使用因特網作為工具展開反對本·阿里的運動。2010年,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在談到信息自由流通威脅激增的問題時,提到了中國和突尼斯。

本·阿里下台後,突尼斯互聯網監管機構新負責人莫孜·查克楚克(Moez Chakchouk)説,他去看國家電話公司放置過濾設備的房間,大為震驚。這位36歲計算機工程師説,房間裏全是不認識的設備。他説,我不知道這些東西都是幹什麼的。內政部從2004年以來一直控制着過濾設備,整個國家的互聯網流量全都要經過這些設備。無論如何,舊政權至少給突尼斯留下了世界最尖端的互聯網過濾設備。莫孜·查克楚克表示國際專家看到這些設備都説:中國人可以來向你們學習。

責任編輯:魅影
來源: 環球財經
1 2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